黄油加奶酪

只要吧唧受,什么都吃

[授翻/盾冬]speaking out

作者:wickedthoughts

原作:地址


chapter 2

点这里 或看图片

从好—————远的地方寄过来的,等了真的好久啊,不过为了有惊喜感,网上的内容就看了四章。收到时开心满满!太太画的明信片一如既往的可爱,一家四口要好好的幸福一辈子!再次感谢@Rhapsodie 太太,希望下一年还能和太太一起喜欢盾冬!为盾冬大业添砖加瓦!

【授翻/盾冬】Lost and Found 1

Lost and Found
作者:LadyDarkPhoenix (Phoenixfire), Somiko_Raven

原作:点这里(授权见评论)


Summary:
  如果Steve一直都属于HYDRA会怎样?事情超出所有人的控制,许多人会失去生命,但获得的东西也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Chapter1

    “九头蛇..?”他把手捋过头发,试图去理解这句话。“九头蛇?!你在跟我开玩笑吗,Steve?!”
    “Bucky--”
    “他们是对我做了那些事的人!他们把我变成了这个..怪物!!”Bucky摇动着他的金属臂砸碎了墙壁,留下一个巨大的洞。背叛者。这样一个令人沮丧的变故让Bucky开始疑惑他还能真正求助于谁。Steve是那个在他处于黑暗中时给他带来光明的人,是他远离寒冷的所有原因,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榜样。他居然一直是个九头蛇特工?Bucky想知道在火车上发生的那次事故是真的,还是说是Steve为了在长官面前获得地位而安排的。
    “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会对你做出那些事情,Buck,”Steve尝试去告诉他。“当我了解到发生了什么后,我当然会尽我所能去救你!”
    Bucky的怒气爆发了出来。他用金属臂抵着Steve的脖子把他压制在墙上。“你试图去救我?!!!!他们甚至没有隐藏拥有冬兵的这个事实。为了你的珍贵的九头蛇我经历了几十年的折磨和痛苦而你却说你本可以拯救我!!!”他厌恶的哼了一声。“我敢打赌你让我从那辆火车上掉下去只是因为有趣,你这个混蛋。”
    Steve没有试图去反驳。“我没有使你掉落,Bucky。我以为你已经死了!他们没有使用你的名字,否则我可以--”
    Bucky加强了他的控制。“否则可以什么,Steve?!他们拿走了我所有的东西!他们从来不用我的名字是因为我对他们来说甚至不算个人!我只是个武器!你知道我被迫做过什么吗?杀人不是他们使用我的唯一目的,你在乎吗?我打赌如果我告诉你在他们决定使冰冻我比使我回忆起过去更容易之前发生过什么,我可以给你留下一生的伤痕...”当他放开那个他以为是他最好的朋友,现在脖子上留有一个愤怒的紫色手印的男人时,眼泪开始在他眼中凝聚起来。
    没有什么他能说的去减轻他朋友的痛苦。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Bucky,去让他了解他自己与这个组织之间的关系该对这世界上的混乱负责。那个该为Bucky的胳膊、那些能控制他的每个动作甚至能擦去他的思想的控制词负责的组织,。“Buck...”
    “不要...只是不要...”他说,声音即使在泪水中也令人惊讶的坚定。“要么说出那些单词,带回资产就像我知道他们想要的那样,救赎你自己,要么放我走。”Bucky把脸转向Steve。“没有尾巴,没有追踪器;我消失并且永远不用再见到你那背信弃义的脸。我应该立刻杀了你,但是我不能。如果你放我走我饶过你这一次,但仅仅这一次。如果我再次看见你,我会用一种缓慢而可怕的方式杀了你。”
    “你知道我永远不会用这些词去控制你...”
    “当事情涉及到你的时候我已经不太明白该怎么做了。所以你做个选择。让我在没有你的情况下获得自由,或让我回到无意识中,成为毫无感觉的机器,也许他们会让你成我的管理者,并在我不出任务的时候拥有我的身体。这是我帮你的最后一个忙;决定我的命运,我不会阻止你。”
    Steve沉默了几分钟,凝视着Bucky的脸,这样他就能把它铭记在心中了。最终,他挪开了视线。如果这是Bucky想要的,那么就这样吧。“离开。”
    Bucky走向那扇门。他停了下来,手放在门把手上。“我会想念那个理想主义的punk,就像我曾经以为你是的那样。”
    Steve看着他,希望自己不需要再次失去Bucky。“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当我们还是个孩子...当我们长大...在军队...”他冒险走近了几步。“Stark,Clint,Wanda,Natasha...他们都不像你一样了解我。”
    Bucky悲伤地笑着。“我猜我们最终找到了时间的尽头。”
    Steve停在他身后。“它可以不变成这样。”
    “说那些词。那是我留下的唯一方式。”
    “我可以把你藏到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你能把我藏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吗?我不能...我...”他叹息。“我无法处理这狗屎的事情。如果你想要我留下,激活资产,不然...”他开始转动把手。一部分的他对他背后的金发男人感到厌恶,剩下的他希望Steve说出那些该死的单词,这样他就可以忘记去寻找关于九头蛇的事情,然后回去信任某个人。
    “Buck...”但是在他的口袋里发出了一种哔哔声。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他忽视了它,只是再次凝视着他亲爱的朋友。“如果你不希望我找到你...叫其他人去帮助你。但是如果我找到了你...”他的声音低沉到近乎耳语,“我会拯救你。无论你想不想要。”
    “接受任务,Steve,你主人的召唤。如果事情发生了,别再自找麻烦来救我。至少如果他们找到了我,我就不会记得灵魂被撕裂的痛苦了,”Bucky回答说,他打开门走向走廊,离开了与他过去连结的最后一条纽带,独自一人走向未来。
    Steve的目光转向地板,不再看到Bucky的离开。他能做什么?他再次听到了哔哔声,却不想去看它的内容。这个世界上他最在乎的人刚刚离开了他,现在没有什么能获得他的注意了。
    随着哔哔声再次响起,Steve从口袋里拿出那只黑色的用来交代任务的手机,把它扔出窗外,希望它在撞到人行道上时摔碎了。过了一会儿,他拿起摩托车的钥匙走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然后走下了楼梯。
--------------------------------------------------
    在不得不坐在其中一个落地墙前并暴露自己之前,Bucky继续往下走了两段楼梯。为什么Steve就不能说出那些能解放他思想并让他们继续下去的词呢?是的,这会是一个谎言,但他们本可以在一起。他感觉自己的胸膛再次被一根钢梁压碎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从现场逃离。
    他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向他走来,但他仍处于恐慌之中。为了让自己不会被楼梯间的人立刻发现却可以看到他们,Bucky强迫自己在走廊里走的更远,并在等待的过程中试图平息自己的喘气声。
    Steve走下了楼梯,当他走向下一个楼层时并没有看到Bucky。在底层,他推开门,向外走去,准备离开。在经历过这些事情后,他需要一段时间。
    当Steve经过却没有看到他时,Bucky松了一口气。尽管这表明这位金发超级战士的注意力有多么分散,他没有检查噪音,而Bucky知道他被训练成应该检查和听到的。他现在真的不在能与Rogers坚持下去的最佳状态。他需要去找到一个黑寡妇射出的弹孔,并试着找出他要去的地方。


【授翻/盾冬】Speaking Out(嗨爪垃圾趴)1

超----------感谢V子太太的纠错【要好好学英语了


作者:wickedthoughts

原作:地址(授权见评论)


Summary:
I. 朗姆洛有了个主意。
II. 资产不喜欢他的新任务。
III.史蒂夫好心办坏事。
IV.巴基挣扎着向前,原谅和恢复。

Notes:
·垃圾趴梗。
·请检查标签并仔细阅读。这是一个关于强奸及强奸后遗症的故事。它尝试简要介绍强奸犯们到底在想什么。也包括对同性恋的污名化。
--------------------------------------------------------------
I. Rumlow

    他只是想切换到有线体育频道,看看昨晚错过的赛事的精彩部分(都是因为那个被暗杀的来自玻利维亚的政治家)。电视上一直放着CNN台,并且Steve Rogers那张金童一样的脸也一直在那儿。他总是满含热泪地替神盾局编造谎言。真理,正义,美国的道路。就好像他真懂那些一样。
    Brock的手指摸到了遥控器的换台键上,想换成某个不那么让人作呕的频道,但之后他意识到了Rogers下面飘过的单词。/美国队长畅所欲言:关于性虐的受害者。/他停了下来。这可能是个很好的笑话。
    “-我们对受害者应该怎么做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Rogers激昂的说。“而任何与之不同的表现,都会让你找到一些老旧的借口,来为这种罪恶辩解,或是忽视它。就像将强奸归咎于受害者穿的衣服一样。强奸文化的正常化,同样也表现在他们认为男人不可能成为性虐受害者。”
    “是的,队长,”Brock嘲笑电视。“还我安宁夜*!”(一个为反对性暴力犯罪而举行的大规模主题游行活动)
    “你本周早些时候在一个为帮助男性性虐受害者而举办募捐会上发表了讲话,”女记者在镜头之外提。“你说过你的一个朋友曾被强暴。著名的咆哮突击队的一员,詹姆斯·巴恩斯中士?”
    “Bucky,”Rogers的声音开始颤抖,Brock使自己在沙发上躺的更舒适并暗暗嘲笑着。“是的,并且我-如果他现在还活着,我不会说出他的故事,但是,嗯,我真的觉得他会希望我这么做。我认为他会想要帮助其他经历了同样事情的人们。他证明了这件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但这不会使你变得弱小、怯懦、或是变得糟糕。这不会使你变得不像是个男人--”
    Brock开始不理会Rogers的胡言乱语,但屏幕上闪过一副新的影像,让他坐直了起来,他的兴趣被再次激发了。他可能曾经看到过这个画面,在某个他开始与队长的密切合作之前,曾阅读过的Rogers的历史档案里。这是一张在1940-不管哪个时间,都能看到他坐在Steve Rogers旁边的表情严肃的年轻人的黑白照片,但与文件中的照片不同,这张照片被放大了,高清,真人大小。Brock眯起眼睛,试图确认他的眼睛是否正在欺骗他。因为在现实生活里他认识那张脸。他只看到过几次,但他知道。要忘记Hydra最令人恐惧的杀手的脸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好吧,我真是狗娘养的,”当他意识到自己的眼睛工作良好时,他大叫起来。“等会Rollins会听到这件事的。”

*

    “妈的,笨蛋,”第二天早上,当他们站在三个队友面前等着他们前一晚的任务报告时Rollins嘲笑Brock说。“你不知道?我以为每个人都知道了。”
    “我不知道,” Johannson插了一句,但当Brock把怒火聚集到他身上时他猛的闭上了嘴。
    “资产是美国队长以前最好的伙伴,”Brock转向Rollins确保其他人不打扰他。“为什么这他妈不是加入这个战斗团队时需要知道的第一件事?”
    Rollins耸了耸肩。
    “我很容易就搞明白了。”
    “好吧,您不是很聪明吗。”Brock咕哝着。
    “虽然不知道他是个男同性恋,”Rollins撇了撇嘴唇。“真是令人失望。”
    “嘿,只是因为他被强奸并没有让他变成一个----”
    这次轮到Rollins怒视Johansson直到他闭嘴。Brock笑了出来。
    “Rollins变成了一个‘害怕到站不起来的人’,我认为你们这些人错过了这个机会,”Brock舔了舔嘴唇,想着他在电视上看到的图片。想着资产接受命令时那空洞的眼神。“难以置信我以前竟然没有看到这个。他有那么一张可爱的脸,那翘起的嘴唇,和那头发。该死的。”
    “你在说什么,Rumlow?”Morrison问。Brock突然转向他。
    “我在讨论一个活着的,会呼吸的性爱玩偶。我在谈论字面上的捅那个假装圣洁的Rogers,和他妈的他全部的遗产。”
    “你想肏那个资产?”
    “是的,Ramirez,”Brock转向他。“我想肏那个资产。”
    “我见过他用他的胳膊撕裂了一个人的喉咙,”Ramirez惊恐的说。“我不会让他的身体的任何地方靠近我的老二,我是说,我可不好那一口。”
    Brock转了转他的眼睛。
    “好的,但是,你知道他为什么撕裂了那个家伙的喉咙?因为他被命令那样做,不管是不是直接命令,”Brock就像对一个孩子一样解释。“他们有那些单词,如果你对他说那些话,他会做任何你告诉他的事。不管是‘杀了这个人’还是‘跪下’,这取决于你。”
    “但我不好那一口,”Ramirez重复说,有点太强硬。
    “很好,我好那一口。”
    “可是他真的是个人?”Morrison谨慎地说。“我以前总以为他是个物品。是它不是他,如果你操了一个真空吸尘器你是会个gay吗?”
    “如果他有老二的话,是啊。”Ramirez说。
    “这都是些毫无意义的猜测,”Rollins打断道。“因为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有足够高的级别知道资产的命令代码。”
    “我会解决的。”
    Brock比实际更自信地说。虽然他是在犯罪。他对这件事想得越多,他就越需要感受一下资产的嘴唇包裹在他的老二上的感觉。他就越需要听到当Brock像肏一个妓女一样肏他时他所发出的哼哼声。/谢谢你的热情提示,Rogers。/
    他笑的像个白痴。
    “Pierce会杀了你的,”Rollins警告说。“如果你做到了的话。”
    “拜托,”Brock嘲笑说。“他只可能会想要加入。他还可能给我升职。”
    “在你的梦里。”
    Brock觉得他在Rollins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饥饿的目光。
    “不要担心,”Brock沾沾自喜的答应他。“一旦你发现这是多么棒的一件事,我会让你也有机会参加的。”


雷霆刊真是狗血的不行,蛇盾居然真的只是蛇盾。虽说漫画里看起来薯片死了,巴基也死了,但是不妨碍我开脑洞。
比如薯片虽然裂了但他好歹也是魔方,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休养生息,然后因为觉得冬对他很好,就顺便把巴基的灵魂保存下来跟着带走沉眠下去。在魔方世界里,他和巴基两人相亲相爱过了一辈子(不